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_日韩免费人成视频_av成人影院在线观看_欧美情色高清阿V片

您目前的位置: 首頁» 學習園地» 經典文獻

學習園地

提倡深入細致的工作

(一九六一年十月二十三日)

你們這次會議開得很好。胡耀邦⑴同志對青年團過去幾年的工作概括的那幾點,也好,贊成。我在中央書記處開會的時候講過,這幾年,總的來說不是路線錯誤。我們有不少成績,但是也有大量的缺點,而且教訓應該看得嚴重一點,深刻一點,應該吸取。這幾年的毛病、責任不是你們擔,耀邦同志講,你們有份,比如刮“共産風”⑵,你們有份。但是,這幾年,各級團組織總是在各級黨委領導下努力做工作。黨也一樣,你們也一樣,是努力的嘛。這些錯誤,這些缺點,主要不是團的問題。你們檢查這一點也好,全黨的教訓,青年團也吸取嘛,有份無份都要知道嘛。
  這次會議,你們進一步討論團怎樣做工作,有些問題這次也搞清楚了。現在我想提出這麽一個問題,就是青年團本身領導方面的問題。根據這幾年做的和現在肯定的,團的工作無非兩部分:一是參加全黨全國範圍內的各種工作,在同級黨委領導下面,努力奮鬥;一是屬于青年團本身的特殊性質的工作,青年團應該有自己的系統領導。對于系統領導這一點,應該說過去講得不夠明確,這一次把它講明確好。當然,所謂系統領導,比如團中央發一個指示,各級團委在具體執行中,還要跟同級黨委商量,同級黨委根據當地的條件,什麽時候做,如何做,統一加以安排。這樣,就把團的系統領導和黨的統一領導結合起來了。
  系統領導的作法不能完全像過去那樣。比如青年團單獨來一個號召,在全國搞一個什麽運動,有沒有?可能有。過去有些號召是必要的,我們並不否定團對全國青年可以有單獨的號召。問題是這種形式怎麽用法,什麽時候用,在什麽問題上用,哪些用法對,哪些用法不對。不但青年團有這個問題,黨也有這個問題。比如黨向全國號召搞豐産方,于是青年團就搞個青年豐産方,婦聯就搞個婦女豐産方,結果都搞得不好。這個經驗,大家都知道。這當然不只是你們青年團的事,你們也是根據黨的號召。這幾年,這樣的事情不少。比如青年團號召青年種樹,這總是不錯的,問題是由團單獨地搞,又沒有好好地領導,成活率很低,這個教訓要吸取。青年報發表社論,提出號召,不要搞一般號召,而是紮紮實實地告訴青年怎麽做法。這樣的號召,可能會産生好的效果。這種屬于號召青年應該努力奮鬥的事情還有的是。比如青年的學習,團總是要管的。學習不要像過去那樣強迫受訓,那種方法要改變,那個效果不好。總之,這些問題要總結一下,不能否定青年有特殊的要求,特殊的問題。既然不能否定,團就有事情幹,就應該有自己系統的工作。屬于全國範圍的,團中央同黨中央商量。屬于全省範圍的,團省委同黨省委商量。無非得到他的支持,得到他的同意。他同意,他支持你,你去幹,可以幹得更好。他不同意的事情,你幹也幹不好。這個經驗你們總應該有的。
  那末,要青年團做的事情是什麽呢?是要做更多的事情,還是做少一些事情?是做更多的事情。是要起更多的作用,還是起少一些作用?是起更多的作用。是要做更多人的工作,還是做少一些人的工作?是做更多人的工作。可以不可以這樣說,在各個崗位的工作中,成年和青年一塊搞,大量的人一塊搞,你們青年團在裏頭起模範作用,這就是做了更多的事情,起了更多的作用,做了更多人的工作。你們起了模範作用,影響就不同了,首先影響青年,其次影響成年。
  這樣的工作當然沒有那麽熱鬧。這個熱鬧問題很值得研究。今天在座的大概也有人在太行山呆過,也有人在冀魯豫呆過。過去冀魯豫的工作比太行熱鬧得多,太行的工作不夠熱鬧,但是精雕細刻。當然,那個時候太行的工作再加點熱鬧就好了,但是歸根到底它是細致的工作,精雕細刻的工作,很深入的工作,結果得益處大,兵就不跑。當然,完全否定熱鬧的形式,也是不對的。但是只滿足于那個形式,缺乏深入的工作,細致的工作,是搞不好的。我們的事業總是要求精雕細刻,沒有一樣事情不是一點一滴的成績積累起來的。難道我們的事業就是幾個發明創造的人搞出來的?他們有他們的功績,他們的功績比一般人來說要大,一個人甚至要起很多人的作用。但是,歸根到底,事情總是所有的人一點一滴地搞成的,這是最根本的。
  我們黨對于群衆路線曆來的解釋,正如毛主席講的,無非是從群衆中來,到群衆中去,集中起來,堅持下去。這就是正確地反映群衆的意見,然後正確地領導群衆。黨的正確的路線、政策是從群衆中來的,是反映群衆的要求的,是合乎群衆的實際的,是實事求是的,是能夠爲群衆所接受、能夠動員起群衆的,同時又是反過來領導群衆的,這就叫群衆路線。群衆路線要采取各種形式,其中包括熱鬧的形式。我們現在並不取消熱鬧的形式。比如最近我們在商業系統裏面就要搞個反對“走後門”運動。現在小偷、小流氓在青年裏面也多起來了,不搞點運動不行呀。對于“走後門”這個問題的處理要從嚴,不是從寬。我們的社會風氣,應該說,一九五九年以前是很好的,外國人贊揚,我們也引以自豪。這兩年我們再看一看,有好多情況就不那麽好。這說明,一旦搞得不好,歪風邪氣就會鑽出來。所以,我們不能否定在某一個時候要有一個具有一定規模的熱鬧的形式,有這樣熱鬧的形式,才能把一個歪風打下去,才能把一件事情辦好。在全國範圍有這樣的問題,在一個區域、一個城市也有這樣的問題。但是我們的群衆路線,不是滿足于那個熱熱鬧鬧,主要的是要做經常的、細致的工作,做人的工作。這是一點一滴的工作,這樣的工作積累起來,才有我們偉大的成績。所以,我們要搞得深入一些。我們黨的曆史,我們黨的傳統,有熱鬧的形式,但是歸根到底,我們是實事求是地做深入的工作。爲什麽我們過去在農村做的工作那樣好?就是因爲做得很深入。我們甚至做一件事情可以不登報也能搞好。禁鴉片煙,不登報,完成了;土地改革⑶和鎮壓反革命⑷,不登報,完成了。這就是靠家喻戶曉。所謂家喻戶曉,就是一種又是熱鬧的事情,又是極端細致的事情。所以,我們主要是做細致的工作,深入的工作。做人的工作也好,做各行各業、各方面的工作也好,種莊稼也好,搞工業生産也好,辦學校也好,都要做細致的工作。我們要把大量的工作放到群衆中去,同他們一塊生活,一塊活動,一塊說笑話,一塊下棋,然後去做工作。一不要黨氣,二不要團氣。這就難了。所以,我們做細致的工作,不是比過去更容易。最容易的工作是開大會,發個一般號召,敲鑼打鼓,搞得熱熱鬧鬧,那個工作究竟見多少效?
  我們要把主要精力放到經常工作方面。那末,還要不要發揮青年突擊作用?青年突擊作用還是存在的。可不可以提?可以提。當然,是不是經常那麽提,也不必。比如一個工廠,爲了完成一件“急、難、新”的事情,組織一個青年突擊班,帶頭突擊,我也贊成。我們過去從來沒有否定這一點,並且認爲這是一種發揮青年作用的有效形式。在農業方面,爲了解決某一個困難的問題,組織個青年突擊組去攻關,好不好?好。這是好的形式,不是壞的形式,還是可以運用的。問題是怎麽個做法,不是什麽事都要普遍那麽搞,而是真正按照需要去搞。
  現在青年團的事情相當多,因爲社會上的事情相當多。我們這幾年假如說有經驗,有這樣一條,就是資産階級思想的影響,社會渣滓的影響,總要鑽出來。現在我們說起話來好像有點理不直氣不壯的樣子,因爲群衆吃得不好,穿得不好,住得不好。過去我們好多話說過分了,說滿了,說大了,有的運動搞“左”了。有這個問題。黨也如此,團也如此。懂得這一點,我們倒要理直氣壯地好好地做工作。比如剛才說的流氓多起來了,商店“走後門”,這裏面還不是有青年?公共場所,北京車站那麽亂,那裏邊也有青年人,甚至有少年。現在的風氣很值得注意。我們說調整,也要把這個調整好,把作風和思想調整一下。各個地方要好好調查,仔細研究這個問題。所謂群衆路線,包括調查研究。社會風氣不好,也是個同群衆有關的問題,大量的群衆不滿意,有一部分群衆陷到裏面去了。歸根到底,我們要對青年進行共産主義教育。要多做點工作,多搞點調查研究。我們有解放後的前十年的經驗,那十年,我們的風氣相當正。而且那個時候確實有群衆監督,是廣泛的群衆運動,是深入細致的工作。兒童有禮貌,關心集體事業,關心公共秩序,看到不對頭的地方就批評。這種好風氣,要把它恢複起來。現在提倡做這個工作沒有人聽,慢慢總有人聽。要引導人們向興旺的道路走。要樹立共産主義的遠大理想。人窮志不要短,越到困難的時候,越要有志氣。在青年裏面應該廣泛地宣傳這些思想。
  現在擺在黨和青年團面前的工作不是少了,而是多了;工作不是比過去更好做了,而是更難做了。至少這個階段是如此。在氣象一新、大家都滿意、大家高高興興的情況下,工作好做;在現在不是那麽興旺的情況下,工作難做。越是在這個時候,越要多做工作,越要做得深入細致。
  
  這是鄧小平同志在接見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中央工作會議全體同志時的講話。

注釋:
  ⑴胡耀邦(一九一五――一九八九),湖南浏陽人。當時任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中央第一書記。
  ⑵“共産風”是一九五八年“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運動中發生的錯誤。主要內容是:不承認生産隊之間的差別,貧富隊拉平,在公社範圍內實行平均分配;公共積累過多,義務勞動過多;破壞等價交換原則,無償調撥生産隊和社員個人的某些財産。
  ⑶土改 即土地改革,这里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广大农民废除封建的土地所有制,实现农民的土地所有制的改革运动。一九五○年六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同年冬起,在新解放区陆续开展了土地改革运动。到一九五二年冬,除台湾省和一部分少数民族地区以外,全国的土地改革基本结束,使三亿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包括老解放区农民在内)分得了约七亿亩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
  ⑷这里的镇压反革命 指一九五○年至一九五三年在全国开展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全国各地残存着大量的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和反动会道门头子等反革命分子。他们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危害人民的革命和建设事业。为了迅速建立和巩固革命秩序,根据中共中央《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和中央人民政府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全国开展了镇压反革命运动。这次运动沉重打击了反革命残余势力,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